• 专注声乐培训 CZ昕格音乐基地为热爱音乐的你而生 2019-06-03
  • 员工持股计划再现大股东“兜底”:保本+年化收益10% 2019-06-01
  • 端午女儿节 妍饰小闺女 2019-05-21
  • 珠海举行军民两用技术应用推广对接会 2019-05-21
  • 青岛啤酒推出世界杯足球盛宴六重惊喜 “青”你一起嗨 2019-05-09
  • “时尚灾难”羽绒服竟也成了“显瘦利器”? 2019-04-29
  • 新疆旅游推介会亮相北京 2019-04-18
  • 资格考试网上报名包括哪些流程? 2019-04-18
  • 一带一路人民币国际化做好分析总结是最重要工作,国际竞争需要 2019-04-14
  • 俄罗斯捍卫东道主荣誉 亚洲足球何时告别“送分童子” 2019-04-14
  • 马克思思想的政权性解决了社会周期律的问题。得人心者得天下。 2019-04-11
  • 从副科开始,即使没有贪污、索贿、受贿的勾当,也有行贿买官的勾当。 2019-04-11
  • 人民网评:建设一支生态环境保护铁军 2019-04-10
  • 一村一品!安徽推广“四带一自”产业扶贫模式 2019-04-10
  • 新生代农民工市民化与城镇化发展 2019-04-03
  • 体彩新疆11选五: 第0644章 信任?

        戚风开车的速度,比自行车也快不了多少,路上遇到坑坑洼洼还得小心仔细,像是生怕磕坏了他的车子。

        若是平常,曲伊娜肯定会嘲讽几句,但今天却异常安静,不仅因为喝酒头疼,也是因为道路两旁的景色而发呆。

        上一次带申大鹏来,还是农田密布,这一次却已经只剩下了金黄成堆的稻杆,没有看到农忙的火热,处处是寒冬的空旷凛冽。

        “咦?”

        车子马上开进后盐村的时候,曲伊娜忽然眼前一亮,村边的道路旁,不知什么时候多了几座工厂,已经初具模样,工人还在房顶左右施工。

        向远处眺望,没了当初凹凸不平的农田,取而代之的是完全填平的一大片空地,看起来好像还是要盖厂房之类。

        “伊娜,这后盐村不错嘛,还在兴建工厂,看来农民的生活水平果真提高了?!?br />
        戚风驾驶车子驶入后盐村,在并不平坦的乡间小路上缓缓而行。

        “在前面那个土丘停下吧?!?br />
        曲伊娜突然看到了之前和申大鹏来时,俩人伫立眺望远方的土丘,村外建造工厂使得样貌大变,可是村子里面没修路,倒是跟以前没有多大区别。

        从车上下来,外面的寒风比城里还冷冽一些,洗完澡没吹干的头发没多大一会就已经冻硬,不过曲伊娜并未在意,踏上土丘,再次借高眺望四周。

        “伊娜,你是要来这里买实验样本的废品吗?天真冷,你早说我来帮你买就行,何苦你跟着折腾,再冻感冒了,阿嚏,阿嚏……”

        曲伊娜穿着暖和的羽绒服,倒是戚风只穿着西服,好看,但却美丽‘冻’人,一阵寒风吹进口鼻,汗毛竖立的同时不停打起了喷嚏。

        戚风抽了抽鼻涕,也跟着踏上了土丘,看到眼前不远处的几个废品收购站里,各类废品全都按类别堆的整整齐齐,电子废品和金属废品还有专门的棚子用来遮挡雨雪,他终于明白曲伊娜为什么非要到后盐村来。

        “这里的废品收购站还真挺有意思,我还以为都是村子里农民在经营的小规模废品站点,没想到这还挺有规模,而且还懂得废品分类和存储的方法?!?br />
        “诶,伊娜,你看这个废品站,应该是村里规模最大的,咱就去他家买吧!”

        “好?!?br />
        曲伊娜没有等戚风一起,就自顾下了土丘,只不过心里却纳闷,上次跟申大鹏来的时候,好像没有这么大规模的一家废品站,这才两个多月,规模扩张的速度也有点太快了。

        戚风后来居上,主动先跑到废品站的大铁门口,想要用手敲门,不过看到大铁门上的锈渍,最后还是一脚踢开了门。

        他并没有用多大力道,可是不知怎么回事,大铁门直接快速转开,‘咚’的一声撞在了旁边墙上,声音之大,把曲伊娜都吓了一跳。

        “你要干什么,闹这么大动静?!?br />
        “我不是有意的,没想到铁门这么松……”

        俩人正小声说着,平房屋里走出来一个黝黑壮汉,嘴里骂骂咧咧,“谁啊,疯了是不是?赶来我这儿摔摔打打的,跟谁俩呢?”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们,我们是来……买东西,对,买废品来的……”

        戚风见到黝黑壮汉凶巴巴的跑出来,瞬间萎了,尤其看着大冷天的还撸胳膊挽袖子,手臂上的纹身也凶悍狰狞,他更是说话都有些磕巴。

        “你他……”

        ‘妈’字还没等说出口,曲伊娜突然走上前来,“孙大炮子?你怎么在这?”

        “诶?”

        孙大炮子一愣,看向曲伊娜的双眼眨个不停,“昨晚咱一起吃的饭,是吧?你还喝多先走了?你是鹏哥学姐!”

        “嗯!”

        曲伊娜点点头,又问了一遍,“你是在这干活吗?还是??”

        “我干什么活,我可是经理,看管着别人干活就行了?!?br />
        孙大炮子正说着,午旗瀚也匆匆跑了出来,他是害怕孙大炮子昨晚喝多了没醒酒,再跟人闹矛盾打起来,没想到一出门就看到了曲伊娜。

        “曲学姐?你怎么来了?”

        午旗瀚的记忆力比孙大炮子强了不知道多少,一眼就认出了曲伊娜,招手指着身后,“外面冷,进屋聊吧?!?br />
        “不用了,我就是来买一些废品做实验样本,一会还得去买别的东西呢,实验室着急用?!?br />
        曲伊娜更加仔细的环顾午家废品站干净的院落,还有目光可及的成堆废品,“昨晚吃饭只听说你家是做废品生意,没想到是在后盐村?!?br />
        “嗨,原来都认识啊?!?br />
        戚风原本紧张的心情瞬间轻松,只不过有些疑惑的凑到曲伊娜耳畔,“你怎么认识这样的人?”

        “申大鹏的朋友,昨晚我们一起吃饭来着?!?br />
        “申大鹏?”

        戚风顿生醋意,皱着眉又瞥了一眼孙大炮子,总算想明白申大鹏为什么敢跟他抢女人,原来认识社会上的混混。

        “小旗,你们家废品站最近两个多月发展挺快啊,我上次来还没这么大规模,也没有这么正规的废品分类……”

        “这都是鹏哥教的,他说先分好类,方便以后往仓库挪?!?br />
        午旗瀚说话的时候,下意识指向了马路的方向。

        “仓库?你说村口那几个工厂?也是你家盖的?”

        曲伊娜稍显吃惊,她不清楚盖厂房需要多少资金,但她从没想过,收废品的行业可以买土地、盖工厂,不是瞧不起废品行业,只是觉得利润应该不会太大。

        “不是我家,是公司盖的,鹏哥给找到的投资方,做了一个物资回收公司,不对?。??”

        午旗瀚困惑的看向曲伊娜,“曲学姐你不知道公司的事?”

        “我每天都在实验室里,的确不太清楚?!?br />
        曲伊娜也有点尴尬,她和申大鹏商谈创立实验室的时候,确实谈到过一些关于研究成果的事情。

        但是她没想到,申大鹏小姨的动作会这么快,最主要申大鹏从来都没跟她提及过这件事,心里多少有点莫名的失落,难道,俩人连最起码的信任都没有?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 专注声乐培训 CZ昕格音乐基地为热爱音乐的你而生 2019-06-03
  • 员工持股计划再现大股东“兜底”:保本+年化收益10% 2019-06-01
  • 端午女儿节 妍饰小闺女 2019-05-21
  • 珠海举行军民两用技术应用推广对接会 2019-05-21
  • 青岛啤酒推出世界杯足球盛宴六重惊喜 “青”你一起嗨 2019-05-09
  • “时尚灾难”羽绒服竟也成了“显瘦利器”? 2019-04-29
  • 新疆旅游推介会亮相北京 2019-04-18
  • 资格考试网上报名包括哪些流程? 2019-04-18
  • 一带一路人民币国际化做好分析总结是最重要工作,国际竞争需要 2019-04-14
  • 俄罗斯捍卫东道主荣誉 亚洲足球何时告别“送分童子” 2019-04-14
  • 马克思思想的政权性解决了社会周期律的问题。得人心者得天下。 2019-04-11
  • 从副科开始,即使没有贪污、索贿、受贿的勾当,也有行贿买官的勾当。 2019-04-11
  • 人民网评:建设一支生态环境保护铁军 2019-04-10
  • 一村一品!安徽推广“四带一自”产业扶贫模式 2019-04-10
  • 新生代农民工市民化与城镇化发展 2019-0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