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世界互联网大会3日开幕 用友云服务企业数字化转型引关注 2019-06-23
  • 图片故事:人民日报编辑部的一天 2019-06-17
  • 首例英烈保护公益诉讼案宣判:被告公开赔礼道歉 2019-06-17
  • 专注声乐培训 CZ昕格音乐基地为热爱音乐的你而生 2019-06-03
  • 员工持股计划再现大股东“兜底”:保本+年化收益10% 2019-06-01
  • 端午女儿节 妍饰小闺女 2019-05-21
  • 珠海举行军民两用技术应用推广对接会 2019-05-21
  • 青岛啤酒推出世界杯足球盛宴六重惊喜 “青”你一起嗨 2019-05-09
  • “时尚灾难”羽绒服竟也成了“显瘦利器”? 2019-04-29
  • 新疆旅游推介会亮相北京 2019-04-18
  • 资格考试网上报名包括哪些流程? 2019-04-18
  • 一带一路人民币国际化做好分析总结是最重要工作,国际竞争需要 2019-04-14
  • 俄罗斯捍卫东道主荣誉 亚洲足球何时告别“送分童子” 2019-04-14
  • 马克思思想的政权性解决了社会周期律的问题。得人心者得天下。 2019-04-11
  • 从副科开始,即使没有贪污、索贿、受贿的勾当,也有行贿买官的勾当。 2019-04-11
  • 体彩新疆11选五4号: 第559章 色衰而爱驰

        部队纪律严明,轻易不给假,霍建峰急的直抓头皮,没办法回去,最后只好往高大爷家给韩明秀打电话,让韩明秀替他向老娘和王叔求助,想让他老娘和王叔提前回去,帮他照顾一下霍大爷。

        韩明秀一听他请不下来假,马上主动请缨,说要替他回去主持大局,霍建峰的部队纪律严格,不让人请假,但是她的学校不严,可以请假啊,虽然学校的课程排的也挺紧的,但是这些课程韩明秀都会。所以,耽误几天也没什么问题。

        事情紧急,撂下电话后,韩明秀就骑车去了班主任老师家里,跟老师请了假。随后又收拾东西,当天晚上就跟大舅一家去了火车站,准备回老家去。

        前几天,韩明秀已经带着大舅和大舅妈在首都医院做了面的体检,老两口的身体还可以,就是大舅的腿有点风湿,不过没有太大的问题。韩明秀已经给他买了祛风湿的药,还给他们买了一大包补品,留着他们老两口回去慢慢吃。

        这趟来,王文远两口子倒是没什么心理变化,只觉得挺幸福的,看到秀他们的日子过得这么好,孩子们都健康活泼,他们老两口也就放心了。

        但是,大乱的心里却被韩高广斌一家两个月就赚到六七百块钱的事儿给刺激到了。他又开始跃跃欲试,打起了留在首都的主意。

        其实,韩明秀并不反对大乱来首都,只是不想让他现在来。以大乱现在的性子,来首都也干不成啥事儿,没准还得惹乱子。就想让他先在老家呆几年,沉淀沉淀自己的性子,等性情稳定了再来。

        打定这样的主意,所以不管大乱怎么软磨硬泡,也不管他使什么弯弯绕子,反正韩明秀就是不同意他留下来。她强押着他跟王文远两口子一起坐上了回家的火车,将他的首都淘金梦扼杀在摇篮里……

        有韩明秀在,王文远一家子自然不用委屈着坐硬座。不过,韩明秀也没买高级软卧,怕大舅和大舅妈说她不会过日子。

        所以就只买了四张软卧,他们四个人在一间小包厢里睡一宿。没有外人打扰,四个人的小包厢也一样舒适。

        “哎,你说他大爷也没七老八十的,咋就得了这个病呢?”火车上,章淑珍一遍一遍地为她这个前大伯哥叹息。

        章淑珍是霍家的童养媳,从小在霍家长大,而且大伯哥对她一直十分关照。所以,章淑珍对这个大伯哥当自己亲哥哥一样敬重,听闻他得了这个病后,她一直惴惴不安,长吁短叹,很为霍洪山感到着急……

        韩明秀虽然没像章淑珍那么难受,不过心里也不大痛快。毕竟霍大爷是霍建峰在意的人,要是他出了什么意外,霍建峰心里也得不舒服。

        霍建峰是她的爱人,他心里不舒服,她的心里也肯定会不舒服,所以,韩明秀也打心眼儿里希望霍大爷千万别有什么事,千万挺过这一关去……

        然而,往往越是怕什么就越来什么。等他们风尘仆仆地赶到医院时,就听医院的大夫说:昨天送来的那个脑梗的农村老头已经死了,刚刚被家属拉回去了。

        章淑珍一听这个,忍不住哭起来,翻来覆去地说:大哥咋这么命苦,还没到七老八十呢,咋就这么没了呢……

        韩明秀一边安慰她,又一遍带着他们一家子坐上了回屯子的客车,马不停蹄地回到了老屯,车一到站,他们几个人就直接去了小东山屯。

        去见霍大爷最后一面,送他最后一程。

        他们赶到霍家时,霍家的院子里已经站满了人,都是村里来帮忙的邻居。

        霍大爷生前的人缘儿好,跟邻居们相处得都不错。如今他没了,邻居们感念跟他这些年的交情,都赶过来送他最后一程,顺便帮帮忙,帮着忙活下葬的事。

        小秋见韩明秀他们回来了,“哇”的一声哭出来,一头扑进韩明秀的怀里。

        “嫂子,你可算回来了,我爹没了,往后……我们可咋办???”

        韩明秀抚着小秋的后背,不禁也红了眼圈儿,说:“小秋,别难受了,大爷在天上看见你这样,会难受的,对了,大爷好好地,怎么就突然没了呢?”

        小秋一边哭,一边就把大爷生病到死的事儿告诉了韩明秀。

        原来,霍大爷当初梗住时,梗的并不严重,加上送医院及时,所以保住了性命。虽然还处在昏迷中,但大夫说了,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过几个小时就能醒过来。

        谁知今天早上,霍长生不知打哪儿听说霍大爷病了,也赶到了县医院??吹交舸笠稍诓〈采匣杳圆恍?,以为霍大爷挺不过去了,就开始逼问小秋,问她家里的钱放在哪里了。

        家里这几年存的钱都叫他给败祸光了,哪还有什么钱呢?霍洪山带着三个闺女辛辛苦苦挣那点儿钱,还要养霍长生那两个儿子,一年到头好容易存下十几块钱,还都给霍大爷交了住院费,现在根本没钱。

        小秋就把实际情况告诉了霍长生。

        然而,霍长生却不相信,认为家里肯定还有钱,是小秋把钱私藏起来了。她想等老爹死了,自己把钱密下偷着攒体己。

        小秋被气得呜呜直哭,一个劲儿地跟他起誓发愿地说家里没钱??苫舫ど阑畈恍?,揪着小秋的衣服领子逼她要钱?;雇菜担核遣话亚怀隼?,就把她卖给娶不上媳妇的老光棍儿。

        霍大爷被儿子的吵嚷声惊醒,看到儿子这副凶相毕露、六亲不认的样子,气得颤巍巍地想爬起来打他??墒撬碜硬涣楸?,拼命地挣扎,却没坐起来,还“咕咚”一下从床上掉到了地上,然后……就昏死过去。

        小秋吓坏了,哭着喊着求人把霍大爷抬到床上,又跑去喊大夫救霍大爷。

        结果,大夫来后一检查,发现霍大爷已经不行了。紧急抢救也没好使,霍大爷被抬到床上不久,就瞪着眼睛咽了气。

        也不知是从床上摔下去时摔那一下子摔死的,还是被儿子气死的,反正,就这么死了……

        霍长生一看老爹死了,想着还得买棺材发送,又得不少的钱,就干脆脚底抹油——溜了!

        最后,是小秋一个人哭着往生产队打电话求援。生产队长派生产队的拖拉机,才把霍大爷的尸体给拉了回来……

        韩明秀听完小秋的哭诉,气得鼻子都冒烟儿了。

        马丹的,这世上,竟还有这么没良心的畜生!亲老子生生地被他给气死了,他却连发送都不肯,竟然直接开溜,这特么的还是人吗?

        章淑珍也气得按耐不住骂了起来:“这个瘪犊子,我早就看他贼眉鼠眼的不像个好东西,果然还真不是个好东西!亲老子都让他给气死了,他还不管,这是人干的事儿吗?畜生都比他强,你等着,你等让我看见他的,我不一顿鞋底子拍死他我都算他长得结实……”

        这会,霍大姑也在呢。

        从她大哥被拉回来起,就一直守在这儿哭丧。她听到章淑珍的骂声,就哭着说:“淑珍啊,你先别生气了,眼下之计是快点儿想办法把大哥安葬了,好让大哥早点入土为安??!等大哥安葬完了,咱们再去找那憋犊子算账去也不迟啊?!?br />
        说着,又对韩明秀道:“秀儿啊,你大爷那儿子也指不上了,现在能指望的,也就只有你跟建峰了,当初建峰过继来时就说过,将来要给你大爷养老送终的,后来虽说你们分了家,但是建峰也没说往后不给你大爷养老送终的话,所以……现在你大爷这事儿,就只能指望你们了。既然建峰没回来,就只能指望你了,这事儿到底该咋办?你拿出个章程来,你说咋办我们好依着你的意思去办?!?br />
        霍大姑说得好听,说什么‘你说咋办我们就咋办’其实,还不就是想让韩明秀拿钱发送霍大爷?

        她身为霍大爷的亲妹妹,要是韩明秀不拿钱的话,她这个当妹妹的就肯定得往出掏钱发送哥哥了。

        倒不是她不肯掏这个钱,要是实在没人掏这个钱,到最后她也只能往出掏。只是,她小家小业的,家里还有两个没娶媳妇的儿子呢,当然希望能不掏就不掏,希望尽量让别人掏这份钱。

        韩明秀也心明镜地知道,霍大姑这么说,其实就是为了让她掏钱。

        这会儿人都没了,而且当初霍建峰也承诺过要给霍大爷养老送终,韩明秀当然不能差这点儿钱。

        即便是知道霍大姑藏了心眼子,韩明秀也人了,这会儿,别说韩明秀有钱,就是没钱,她就是去借,也得把这事儿给办圆了。

        “大姑,我也没办过这种事儿,当年我爹妈死,还都是我奶和我二叔一手操办的,我看,这事儿还是你跟队长商量着办吧,该咋办,我拿钱就是了……”

        霍大姑最开始听韩明秀说没办过这事儿的时候,心里还突突了一下,以为韩明秀不想往出拿钱。

        但后来又听韩明秀说‘该咋办,她拿钱就是了’这句话时,顿时,那颗突突的心又释然了,马上欢喜地说:“好,好!那我这就找队长商量去,你大爷果然没白疼建峰,临了临了地,还真是借上这个儿子的光了……”

        说完,擦了擦眼泪,往队长家去了……

        韩明秀让小秋领着,来到霍大爷停尸的仓房里,跪在地上给霍大爷磕了三个响头。

        霍建峰没来,这三个头,是韩明秀替他磕的。

        不管咋说,霍大爷收养霍建峰一回,也疼了霍建峰一回,如今老人走了,韩明秀于情于理都该给他行这个大礼!

        章淑珍也跪下来,给霍大爷磕了三个头,哭哭啼啼道:“大哥,我来看你了,你放心,我们不会饶了那个气死你的瘪犊子的,等叫我看见他,我挠不死他……”

        **

        首都,军区大院的某户人家里

        毕素敏狐疑的看着他男人,道:“怎么还住部队呢?你这两个月差不多天天住部队了,部队有啥事儿咋地?你咋还得住住部队了呢?”

        刘洪东把脱下来的脏内衣扔在炕上,一边系扣子一边说,“部队的事儿都是军事秘密,你个老娘们蛋子打听个啥,家里不缺你吃不缺你穿的,好好地在家呆你的得了,咋欠欠儿的戛戛的啥都问呢?”

        毕素敏被她男人囊桑了一顿,气得拉拉着脸转身走了出去。

        该死的臭男人,当初刚娶她时,天天小妖精小宝贝儿的,恨不得把她捧在手心儿里,现在她年老色衰了,就老娘们蛋子了,果真应了古人那句话——色衰而爱弛??!

        从前刚结婚时,要是有这种情况,她多问几句,他肯定笑嘻嘻的凑过来,然后暧昧的跟她说,“咋地,舍不得你男人啊,是不是想借你男人的犁头犁犁地,帮你松松土……”

        然后,就把她推到在炕上犁地,松土,惹得她尖叫连连,他则哈哈大笑……

        那会儿,家里的空气都是甜的。

        可是现在,一切都变了,她不过是多问几句,就被骂得狗血喷头的,什么‘死老娘们蛋子,什么欠欠儿的戛戛的’,啥不好听说啥,根本不在乎她的感受!

        呵,男人的心变了,就连装都懒得装一下了,直接就叫你看出来,他看不上你,也不珍惜你了。

        毕素敏气冲冲的走到客厅里,看见她的继女正坐在客厅里听广播连续剧,不由得一阵闹心。

        她没好气的说,“你在家里干什么?没事儿咋不上周家溜达溜达去,你不去,又怎么跟小周建立感情?又怎么能进周家大门的机会呢?”

        刘芳咬着嘴唇讪讪的说,“我脸上起粉刺了,难看的很,我想等脸上的粉刺消了再去?!?br />
        听她这么一说,毕素敏仔细一看,果然看见继女的脸上起了几颗粉红色的痘痘,痘痘上还长着白头,跟脓包似的,恶心的要死,她看着也膈应的慌。

        于是翻了个白眼儿,继续往外撵她“就是不去周家,你去找你那个明燕儿姐出去溜达溜达多好,省得成天在家里呆着,都呆傻了?!?br />
        主要是在家里碍眼,她一看见她就来气。

        刘芳说,“明燕现在在我奶家当保姆呢,平时除了上学,其余时间都在我奶家伺候我奶,没空跟我一起……”

        “你说,那个韩明燕在你奶家当保姆呢?”毕素敏睁大了眼睛,眼角的鱼尾纹都撑开了。

        刘芳看到继母这副激动的样子,吓了一跳,结结巴巴的说,“是……是???咋,咋了?”

        毕素敏咬牙道,“她怎么上你奶那儿当保姆去了?去多久了?你介绍去的吗?”

        刘芳如实说,“不是我,是我爸介绍她去的,明燕儿姐从放寒假起就开始在我奶那儿当保姆了,我奶对她很满意!”

        “呵呵,是呀,你奶能不满意吗?肯定满意的要死呢!”毕素敏皮笑肉不笑的切齿道。

        这时,刘洪东收拾的整整齐齐的从卧室里走出来,头发上好像还打了头油,铮亮铮亮的,一副精神焕发的样子。

        看到他这副神采奕奕的样子,毕素敏心里这个恨??!

        这个色胚子,肯定是外头有人了,不然他不会这么在意自己的形象。

        他已经许久没这么在意过自己的形象了,可是这两个月来,他就像突然变了个人似的,一下子对自己的形象在意起来,隔三差五的回来换内衣,换袜子,还总叫她烫衣服,把他的衣服烫得平平整整的,然后他在穿着出去……会他的小情人儿去!

        那个小情人,一定是这个死丫头的那个狐狸精同学,叫什么韩明燕的那个!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 世界互联网大会3日开幕 用友云服务企业数字化转型引关注 2019-06-23
  • 图片故事:人民日报编辑部的一天 2019-06-17
  • 首例英烈保护公益诉讼案宣判:被告公开赔礼道歉 2019-06-17
  • 专注声乐培训 CZ昕格音乐基地为热爱音乐的你而生 2019-06-03
  • 员工持股计划再现大股东“兜底”:保本+年化收益10% 2019-06-01
  • 端午女儿节 妍饰小闺女 2019-05-21
  • 珠海举行军民两用技术应用推广对接会 2019-05-21
  • 青岛啤酒推出世界杯足球盛宴六重惊喜 “青”你一起嗨 2019-05-09
  • “时尚灾难”羽绒服竟也成了“显瘦利器”? 2019-04-29
  • 新疆旅游推介会亮相北京 2019-04-18
  • 资格考试网上报名包括哪些流程? 2019-04-18
  • 一带一路人民币国际化做好分析总结是最重要工作,国际竞争需要 2019-04-14
  • 俄罗斯捍卫东道主荣誉 亚洲足球何时告别“送分童子” 2019-04-14
  • 马克思思想的政权性解决了社会周期律的问题。得人心者得天下。 2019-04-11
  • 从副科开始,即使没有贪污、索贿、受贿的勾当,也有行贿买官的勾当。 2019-04-11
  • 幸运28怎么看单双预测 一波中特参考资料波叔一波 体彩e球彩走势图 彩票安徽快三开奖查询 中国竞彩网比分直播新浪网 陕西快乐十分ios版下载 安徽11选5冷号遗漏 棋牌游戏通比牛牛 华东15选5走势图江苏 江西多乐彩直播 体彩顶呱刮有什么奖 七乐彩走势图(近500期) 福彩3d赚钱心得体会 福建22选5走势图彩票 六合图库东方心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