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世界互联网大会3日开幕 用友云服务企业数字化转型引关注 2019-06-23
  • 图片故事:人民日报编辑部的一天 2019-06-17
  • 首例英烈保护公益诉讼案宣判:被告公开赔礼道歉 2019-06-17
  • 专注声乐培训 CZ昕格音乐基地为热爱音乐的你而生 2019-06-03
  • 员工持股计划再现大股东“兜底”:保本+年化收益10% 2019-06-01
  • 端午女儿节 妍饰小闺女 2019-05-21
  • 珠海举行军民两用技术应用推广对接会 2019-05-21
  • 青岛啤酒推出世界杯足球盛宴六重惊喜 “青”你一起嗨 2019-05-09
  • “时尚灾难”羽绒服竟也成了“显瘦利器”? 2019-04-29
  • 新疆旅游推介会亮相北京 2019-04-18
  • 资格考试网上报名包括哪些流程? 2019-04-18
  • 一带一路人民币国际化做好分析总结是最重要工作,国际竞争需要 2019-04-14
  • 俄罗斯捍卫东道主荣誉 亚洲足球何时告别“送分童子” 2019-04-14
  • 马克思思想的政权性解决了社会周期律的问题。得人心者得天下。 2019-04-11
  • 从副科开始,即使没有贪污、索贿、受贿的勾当,也有行贿买官的勾当。 2019-04-11
  • 新疆福利彩票时时彩: 第422章 粮票和油票

    ?    关于林凤玲的话题,姐妹俩并没有谈论多久,毕竟背后议人长短不是啥光彩的事儿。现在人家当事人都回来了,还是适可而止的好。

        虽然这个当事人的人品确实有待商榷,也不怪人家讲究。但背后讲究人家终究不是啥好事儿,万一不小心被人家听到了,说出去她们也没理。

        当晚,姐妹俩早早地就躺下了,不过却没有马上睡,俩人嗒嗒咯咯地唠了半宿的嗑……

        从她们小时候上山挖野菜,唠到上小学、上初中,再唠到她们父母去世,后来各自成家立业……

        这其中的喜怒哀乐,让这姐俩好顿感慨。

        哀其爹娘双双早世,撒手人寰。把她们姐妹三个抛在了人世间,无端地受了很多苦。

        怒其叔叔姑姑的冷漠无情。对这三个孤苦无依的侄女,非但不照顾,还想方设法地算计。

        喜其姐妹三个兜兜转转都找到了好的归宿,都有一个知疼知热的好男人。

        乐其都生了可爱的宝宝,小日子过得都很温馨幸?!?br />
        直唠到半夜,窈窈起来吃奶,等孩子吃完奶,姐俩才睡。

        第二天早上,韩明玉起来晚了。

        起来时,都快到公公婆婆上班的时间了。她赶紧敲门把公公婆婆都叫了起来,又忙忙活活地给煮了点儿热汤面条。陪着小心伺候公公婆婆小姑子吃完了早饭,把这三口人给送走了,才开始给她们自己几口人准备早饭。

        韩明秀早就起来了。

        就在林凤玲在东屋发牢骚,说韩明玉叫她们起床叫晚了,害得她们要迟到了的时候就起来了。

        不过,因为不愿意看这家的人,韩明秀也没出屋,一直懒在炕上,直到他们三口人都走了才起来。

        起来后,韩明秀就非常严肃地说:“二姐,你这样低三下四的何苦呢?你这是不自信的表现,你哪里比他们差了?论文化你是高中毕业,比他们高出一筹!论长相你长得漂亮,只在他们之上!论人品,你踏实能干,孝敬公婆,任劳任怨,无可挑剔!”

        “所以,我觉得你最大的弱点就是在家里窝着不出去工作,见识短!”

        “听说马上就要恢复高考了,你尽量挤时间好好复习一下,凭你的能力,一定能考上一所心仪的大学,那时你的人生就彻底不一样了……”

        由于心里憋着一口气,韩明秀义正言辞地说了一大堆。

        这次,韩明玉也真的听进去了。她让妹妹放心,自己一定朝着这个目标去努力。

        姐俩边唠嗑边把她们和孩子的早餐做好了。又把孩子们都叫了起来,给他们穿上衣裳,准备吃完饭就回家。

        八点多的时候,林宏伟开着车过来接他们了。

        姐妹俩带着孩子们,大包小裹地上了车。

        第一站是邮局,韩明秀昨天给苏阿姨写的信,还没邮出去呢。

        她急于知道苏阿姨的想法,所以一天都不想拖延,直接叫二姐夫把车开到邮局。在邮局买了邮花(邮票)和信封,把信给邮了出去。

        随后,第二站去了一趟粮店。

        在韩明秀手里,还有二十几斤粮票和十几斤的油票呢。这会儿她和二姐托儿带崽儿地回大姐家去小住,也不好白吃大姐家的粮食。毕竟大姐和大姐夫也还有四五个孩子要养活呢。

        她和二姐俩的生活都比大姐宽裕,当然不能让她搭上。

        韩明秀用了二十七斤的粮票和十六斤油票,买了二十斤大米,二十斤白面,三斤豆油,装在了车上。

        可能有人要问,只有二十斤粮票,怎么会买到四十斤粮食呢?

        这个是因为油票比粮票更珍贵些,油票可以当粮票使用,但粮票却不能当油票使用。

        韩明秀用油票当粮票,粮店儿的工作人员乐得嘴丫子都要咧到耳根子了。

        能不乐吗?这一下子,他们可占着大便宜了。

        等会儿韩明秀一走,他们几个(粮店的几个工作人员)就能用粮票,把这十多斤的油票给替换出来,这回家里就有油水吃了……

        韩明玉看到韩明秀拿油票当粮食票,心疼得直抽嘴角。

        她低声地埋怨韩明秀,韩明秀咋不把油票换给她呢,她回家还能换成粮票,也省得便宜了别人。

        韩明秀听到二姐这么说,瞪了她一眼,怒其不争地训斥道:

        “省出来的油票能给你咋滴?还不都是省到你公公婆婆的腰包去了。二姐夫月月挣的工资你一分都捞不着花,买件衣裳都得娘家人给你买,你还替他们省呢?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咋滴?”

        韩明玉被妹妹训得哑口无言,默默地闭着嘴,抱着孩子退到一边儿去了。

        韩明秀领完粮食和豆油,粮店的工作人员热情地帮他们把粮食和油装上车。韩明秀和韩明玉重新上了车,车子重新启动,只用了四十多分钟,就回到了孙敖屯。

        到家时,大姐韩明翠也在家呢。

        因为孩子尚在哺乳期,韩明翠得每天回来送奶,所以只要上完两节课就可以回家了。

        现在,她有了韩明秀给买的自行车,费了不少劲终于学会骑车了,回家给孩子送奶的速度就更快了。

        韩明秀她们是九点半到的,而她九点二十就到家了。

        这个点儿,大姐夫已经上生产队上工去了。平日里大姐上班,大姐夫上工的时候,刚出生的韩家宝没人照看,余桂珍就主动请缨帮大姐照看,等到大姐回来送奶时她再走。

        今儿个韩明秀和韩明玉俩回来的时候,余桂珍还没走呢!

        看到二孙女和小孙女回来了,余桂珍傲娇地一扬头,等着孙女们来主动跟她请安问好。

        结果,坐在炕沿上等了半天,俩孙女就跟没看到她似的,光顾着跟大姐说话,逗炕上的小宝宝了……

        姐妹三人好久没聚在一起了,乍然相见,都兴奋极了,拉着手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

        而炕上的几个宝宝,一个个大眼瞪小眼的,看着陌生的人、陌生的环境,也新奇得不得了。

        “大姐,这粮食和油放哪呀?”

        姐几个在一起亲香的时候,林宏伟就充当力工,从车上一趟一趟地往下倒腾东西。先是倒腾韩明玉和韩明秀的提包和衣物什么的,又倒腾窈窈的婴儿车,最后才倒腾粮食和豆油等。

        韩明翠见她们还带了粮食和豆油,不禁埋怨说:

        “你看你们,来就来呗,还带啥粮食和油啊,大姐现在虽不敢说有啥钱,但是供你们几张嘴还是供得起的,宏伟呀,快把这些粮食和油拿回去吧?!?br />
        没等林宏伟说话,旁边的余桂珍沉不住气了,眼睛一瞪,训斥说:

        “人家拿都给你拿来了,你还叫人家拿回呀,你是日子过得比人家好,还是钱挣得比人家多呀?自己五六个孩子都强养活呢,还想养活这么一帮人,这把你能耐的,你就不怕广斌不乐意吗?”

        韩明秀和韩明玉一听老太太的话,不禁都瞠目结舌。

        啥情况呀?

        老太太这是当家当惯了,跑过来给大姐当家了吗?

        韩明翠被老太太劈头盖脸地训斥了一顿,脸微微有点儿红,但还是好声好语地说:“奶,广斌不会为这事儿不乐意的,他跟我一样疼我妹妹呢?!?br />
        “屁,羊肉贴不到狗身上,人家跟你妹子又没有血缘关系,干啥疼你妹子呀?别说是你妹子,就是他自己的妹子,他现在也有儿有女了,有那份心思还得去疼人家自己的儿女呢,哪有那份闲心疼他妹子去呀,更何况是你的妹子?”

        “再说了,你看她俩哪个不比你有钱,哪个过的不比你强,哪显着你供人家吃粮食了?”

        林宏伟一看老太太这样儿,当即把手里的粮袋子和油瓶子放在了地上,说:“大姐,我把粮食和油放这儿了,到底放哪儿你自个儿规置吧,我单位还有事儿,先走了?!?br />
        说完,跟韩明玉和正在炕上玩儿的小哥仨说了一声,转身就走了。

        由始至终都没跟老太太说一句话,看都没看她一眼,甚至连个眼神都没给她。

        余桂珍看着孙女婿对她的态度,气得冲着他离开的方向狠狠地啐了一口,骂了一句:“短教育的小畜生,还城里人呢,我看都不赶个老社员懂人情世故!”

        韩明玉听到老太太骂她男人,心里很不舒服。但是她跟韩明翠一样,都是软弱的性子,虽然对老太太的行为感到有些不满,但却没敢吭声。

        韩明秀看着老太太这样跋扈,不禁皱起了眉头。有心想给她几句,挫挫她的锐气。

        不过想想她曾经维护过大姐,帮大姐对付过韩龙,就暂时没有跟她发火。只把脸冷冷地转到一边儿去,也没有吭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 世界互联网大会3日开幕 用友云服务企业数字化转型引关注 2019-06-23
  • 图片故事:人民日报编辑部的一天 2019-06-17
  • 首例英烈保护公益诉讼案宣判:被告公开赔礼道歉 2019-06-17
  • 专注声乐培训 CZ昕格音乐基地为热爱音乐的你而生 2019-06-03
  • 员工持股计划再现大股东“兜底”:保本+年化收益10% 2019-06-01
  • 端午女儿节 妍饰小闺女 2019-05-21
  • 珠海举行军民两用技术应用推广对接会 2019-05-21
  • 青岛啤酒推出世界杯足球盛宴六重惊喜 “青”你一起嗨 2019-05-09
  • “时尚灾难”羽绒服竟也成了“显瘦利器”? 2019-04-29
  • 新疆旅游推介会亮相北京 2019-04-18
  • 资格考试网上报名包括哪些流程? 2019-04-18
  • 一带一路人民币国际化做好分析总结是最重要工作,国际竞争需要 2019-04-14
  • 俄罗斯捍卫东道主荣誉 亚洲足球何时告别“送分童子” 2019-04-14
  • 马克思思想的政权性解决了社会周期律的问题。得人心者得天下。 2019-04-11
  • 从副科开始,即使没有贪污、索贿、受贿的勾当,也有行贿买官的勾当。 2019-04-11
  • 澳门风云通比牛牛 五分彩是私彩网站自己开的吗 江西多乐彩1806062期开 广东快乐十分和值 777福彩3d 河北20选5102期开奖结果 七星彩开奖的规律 中国体彩排列五走势图 快乐10分任三投注 极速时时彩计划专家 安徽彩票25选5 香港赛马会app怎么下载 网上赌场去澳门吧 新疆福彩开奖结果查询 最准平特二连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