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端午女儿节 妍饰小闺女 2019-05-21
  • 珠海举行军民两用技术应用推广对接会 2019-05-21
  • 青岛啤酒推出世界杯足球盛宴六重惊喜 “青”你一起嗨 2019-05-09
  • “时尚灾难”羽绒服竟也成了“显瘦利器”? 2019-04-29
  • 新疆旅游推介会亮相北京 2019-04-18
  • 资格考试网上报名包括哪些流程? 2019-04-18
  • 一带一路人民币国际化做好分析总结是最重要工作,国际竞争需要 2019-04-14
  • 俄罗斯捍卫东道主荣誉 亚洲足球何时告别“送分童子” 2019-04-14
  • 马克思思想的政权性解决了社会周期律的问题。得人心者得天下。 2019-04-11
  • 从副科开始,即使没有贪污、索贿、受贿的勾当,也有行贿买官的勾当。 2019-04-11
  • 人民网评:建设一支生态环境保护铁军 2019-04-10
  • 一村一品!安徽推广“四带一自”产业扶贫模式 2019-04-10
  • 新生代农民工市民化与城镇化发展 2019-04-03
  • 其实逻辑跟简单:小萌们如果能把自己计划好又何至于悲催到要通过混淆所有制形式把别人的钱偷到自己口袋里? 2019-04-02
  • 【学习时刻】政协委员谈两会:开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局面 2019-04-02
  • 中国新疆体彩11选5助手: 第0783章 海报里的美女

        胡铭知道申大鹏厉害,能把孙大炮子收为己用,但相比文弱书生般的申大鹏,他最忌惮的还是曾经那个动不动就打架、骂人的孙大炮子。

        这就像是拴着小马驹的木桩,幼年时拼尽全力也无法挣脱,心里的阴影直到长成高头大马,仍是再无反抗的想法。

        “孙大炮子忙着赚钱呢,哪有时间陪我这个小崽子出来剪头!”申大鹏脸上笑意盈盈,不过当他眼神瞥到刚才对他不敬的红发长毛身上时,长毛不禁打了个冷颤,脚下缓缓移动,躲在了其他人身后。

        “滚滚……我这店里本来就挤得要命,你们还在这里围成团,当我这儿是你们取暖的窝棚???爱上哪玩上哪玩去!”

        胡铭几声呼和,十几个非主流一哄而散,申大鹏也没有意阻挠,毕竟以他的经历,还不至于跟这些心智还没成熟的‘孩子’一般计较。

        “鹏哥,你是要剪头吧?来来,坐这儿,我亲自给你剪!”

        胡铭打扫干净座椅上碎乱的碎发,待得申大鹏坐好之后,又挑了干净的理发围布搭好,“鹏哥想剪什么发型?你头发的长度可以做锡纸烫,现在最流行了?!?br />
        “剪短吧,干净、清爽一些就可以,但是我可不要你那种炮头,一看就像刚从号子里出来的,怪吓人的!”

        “好嘞,帅气的短发,这个我最拿手!鹏哥您就擎好吧!”

        对于胡铭这种人,申大鹏既不喜欢也不反感,虽说胡铭身边经常围着些不三不四非主流、小混混,但对于学校旁做理发行业的胡铭来说也算生活所迫,毕竟这些人也是他一部分收入来源,如果仅指望学生理发赚钱,估计连房租都交不起。

        而且他对胡铭的了解并不深,他也不会通过人的外貌穿着和人际交往就主观判断人的品行好坏,最主要他今天来这里剪头,只是因为离一中近,一会剪完头发还可以看看自己的母校,回忆自己曾经学习奋斗过的地方,仅此而已。

        理发的过程枯燥无聊,申大鹏是不愿意跟胡铭多说一句话,而胡铭则是不敢多说话,怕哪句惹申大鹏不高兴,再找孙大炮子把他店给砸了,所以从理发推子开始响起的一刻,俩人都陷入了沉默。

        虽然理发推子嗡嗡响声恼人,但申大鹏始终闭目养神,考虑着该如何做企划书才能让公司的人同意他放弃青树县开发的想法,本来思绪正在萌发,突然鬓角出一阵撕扯的微痛,想必是推子夹到了成缕的头发。

        果然,见到申大鹏疼的下意识躲闪,胡铭赶忙赔礼道歉,“不好意思,鹏哥,推子偶尔有点小毛病,弄疼了吧?”

        “没事,继续吧!”申大鹏并未过多在意,只不过心中思绪已乱,无法在聚精会神考虑企划书的事情,无聊之余又不能左顾右盼,只能盯着镜子里头发越来越短的自己,欣赏着一个帅气阳光大男孩的诞生。

        虽然觉得有点厚脸皮,但这的确是毋庸置疑的事实!都说成熟的男人最有魅力,申大鹏现在是有着三十几岁成年人的思想和二十岁年轻人的身材,堪称完美。

        正在他厚着脸皮自我欣赏的时候,不经意从镜子里瞥见一张发型模特的海报,与其说是海报,其实说是放大的照片更为贴切,而那张大照片里面的女生,让他不禁眯着眼睛细瞧。

        不经粉扑修饰便白嫩的脸颊,未经世事而纯净的眼神,干净简单的披肩短发,一切都那么质朴而醇厚,却又忍不住让人多看几眼。

        “墙上挂着那副海报里的女生,你认识?”

        申大鹏伸手指向镜子里眼神停留的大照片,胡铭顺着所指方向看了一眼,又转身看向身后的墙壁,确定申大鹏所指的女生,这才笑着点点头,“我当然认识啊,怎么样,长得漂亮吧?她可是一中的?;?,我废了好大劲才认的干妹妹!”

        “干妹妹?”申大鹏眉头紧锁,略显不悦。

        高中时期,男女之间已然不像小学、初中的单纯,哪有什么纯真的干哥哥、干妹妹,要么是追求不到宁愿当备胎,要么就是喜欢却不敢说出口,最后只能用哥哥妹妹的称呼来消解尴尬。

        但申大鹏怎么也想不到,他印象中那个思想单纯小女生苏酥,居然会跟胡铭这种在社会上混迹的人以兄妹相称,并非他瞧不起胡铭,只是觉得俩人应该并无交集,如果苏酥真的跟社会人在一起,哪怕兄妹相称,也难免让人失望。

        “怎么,不会这么巧吧?鹏哥你还认识苏酥?”

        “苏酥!算是……认识吧,不过也不太熟!”

        申大鹏一笑而过,显然并不想继续谈及这个话题,但他的眼神总是不经意的偷瞄苏酥的造型照片,苏酥的确是个美人胚子,以前穿着朴素就能看得到青春活力,如今照片中经过发型师和化妆,更多了些诱人的妖艳与迷离。

        胡铭也算是做小买卖的人,察言观色的能力还是有的,只看着申大鹏面无表情的冷漠,便知道这其中肯定有问题,不过申大鹏不想提及,他也只能保持沉默。

        胡铭也就二十七八岁的年纪,在社会上也是个被老油条戏耍算计的角色,不过在一中附近的学生圈里,他倒是有几分‘所谓’的面子。

        不管是学生也好,还是刚才被撵走的小混混也罢,都还尊称他一声铭哥,不过在孙大炮子眼中,胡铭也只能算是个剪头理发的小马仔,若是打起架来,连个小喽啰都赶不上!

        胡铭清楚知道孙大炮子的厉害,尤其是朱家被打垮之后,哪怕孙大炮子很少再打架闹事,但没了朱神兵那个大佬,也就没人敢再对孙大炮子不敬。

        而申大鹏则被孙大炮子一口一个‘鹏哥’的叫着,虽然胡铭也不知道申大鹏到底有什么能耐,但他脑子还算灵光,也知道申大鹏肯定是他惹不起的。

        这次申大鹏到他店里剪头,他就十分纳闷,一个考进京城水木大学的高材生,京城繁华之地要找个好的理发师还不简单,为什么一定要回到青树找他?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 端午女儿节 妍饰小闺女 2019-05-21
  • 珠海举行军民两用技术应用推广对接会 2019-05-21
  • 青岛啤酒推出世界杯足球盛宴六重惊喜 “青”你一起嗨 2019-05-09
  • “时尚灾难”羽绒服竟也成了“显瘦利器”? 2019-04-29
  • 新疆旅游推介会亮相北京 2019-04-18
  • 资格考试网上报名包括哪些流程? 2019-04-18
  • 一带一路人民币国际化做好分析总结是最重要工作,国际竞争需要 2019-04-14
  • 俄罗斯捍卫东道主荣誉 亚洲足球何时告别“送分童子” 2019-04-14
  • 马克思思想的政权性解决了社会周期律的问题。得人心者得天下。 2019-04-11
  • 从副科开始,即使没有贪污、索贿、受贿的勾当,也有行贿买官的勾当。 2019-04-11
  • 人民网评:建设一支生态环境保护铁军 2019-04-10
  • 一村一品!安徽推广“四带一自”产业扶贫模式 2019-04-10
  • 新生代农民工市民化与城镇化发展 2019-04-03
  • 其实逻辑跟简单:小萌们如果能把自己计划好又何至于悲催到要通过混淆所有制形式把别人的钱偷到自己口袋里? 2019-04-02
  • 【学习时刻】政协委员谈两会:开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局面 2019-04-02